首页      国内       新疆       国际       社会       生活      文化       卫生       交通       教育      旅游      创业       企业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
"网络影评委"并非国家队 "自律公约"不针对
  

“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网络影视评论委员会”日前在京成立,并发布《网络影评人七大公约》,被媒体称作是首个冠有“国字头”的网络影评团体,引发部分人对未来网络影评客观性的担忧。

担任这个网络影评团体首届主任的是张颐武——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评论家,文化学者。对于采访主题,张颐武也有自己的选择。一开始礼貌婉拒了,见记者不走,问:“你要采访什么内容”,得知是“电影”,张颐武一下子来了兴致:“电影好,聊聊电影可以,走!”

于是,我们就从最近争议最大的《长城》聊起来。

谈“张艺谋已死”

是否是“诅咒”有待探讨

北青报:您看《长城》了吗?

张颐武:看了,我还写了影评。这是一部大规模制作、国际水准的电影。可以说是中国大片和全球制作接轨的一次尝试,意义重大。

北青报:但网上对《长城》的争议还是很大的。

张颐武:片子的想象方式是超越历史的,有些细节没有历史根据,比如1000多年前就用英文跟宋朝人直接对话,从这样的细节来要求的话,肯定是要受到批评的。还有人说这片子没有主题,其实片中是带有面向全球的恐怖隐喻,容易让人联想到当下世界存在的恐怖主义,也不能简单地说没有主题。

电影都是见仁见智,观众有不同的声音是正常的。有人因为这部片子没达到20亿而唾弃它,事实上2016年的票房环境,十多亿也是不错的成绩,说明观众还是有一定兴趣的。

北青报:有微博大V针对这部影片公开说“张艺谋已死”,这样的评价您怎么看?

张颐武:这句话可能有两层含义,一方面是指人生、生命,这就有对人不尊重的含义;另一方面是指艺术创作,创作乏味了。这两层含义就引起了不同的争议,当然,“死了”这个话,确实说得极端了一些。这种戏剧化的修辞,是否冲击了底线,是否属于对个人的诅咒,还有待探讨。

谈“豆瓣电影评分”

“豆瓣”也是提供服务的平台

北青报:差不多同样时间段,“人民日报批评豆瓣评分”的文章被刷屏,那件事是怎么回事?

张颐武:这件事我认为有一些误解,圈内也有开玩笑说这是“碰瓷”人民日报。当时传言是人民日报官方发声,批评了豆瓣评分。但事实是,这并不是人民日报的报道,而是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的其他报道,和人民日报批评是有相当的差异的。

它反映了某些人的一种心态:总是要说人民日报或其他权威声音在批评网络影评言论,好像有人要网络影评不能说话。影评声音多样其实是社会的常态,往往电影业界、制片方等对一些影评比较焦虑,担心对行业和市场有影响。所以现在来看,这个事儿实际上就是业界声音和网络声音之间的碰撞。

北青报:您平时看“豆瓣”的电影评分吗?

张颐武:有时候也看,作为一个参考,豆瓣还是挺好的。

北青报:豆瓣影评写得怎么样?

张颐武:豆瓣等影评有些很精彩,分析得既生动又有很深的理解,对观众观影有很好的作用。现在有些越写越短了,以前豆瓣的长影评很多,现在长影评往往都靠后了,不太引起注意。当然,短的评论也可以写得很有意思。

北青报:“豆瓣”、“猫眼”这样的评分体系怎么样?

张颐武:电影评分体系这么些年也起到了一些作用,对观众观影有参考作用。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不客观的评分存在,豆瓣、猫眼也是“生意”,也是企业在做平台服务。有些评分和市场的表现却是背离的,评分很低,结果票房表现不错,评分高的,票房表现反而一般。所以说,评分体系也未必完全能够左右电影市场。


上一篇: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提交审议 健身活动扰民拟可受罚   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
来源:网络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